云翳翳

红茶厨/主食枪弓/fate全员粉/杂食
完稿了我恢复更新!【flag。】

【帝韦伯】朔日的休假

-圣杯战争什么的不打了啦~!开心的手牵手去约会吧(*˘︶˘人)♡*

-之前说好送给我家亲爱的 @黑矮星 的小甜饼,谢谢陪我一起蹲进fgo坑,么么啾~ 

    盛夏的阳光璀璨而又绚烂,名为冬木的小镇在这一天难得的迎来了一个明媚的早晨。“所以说啊——”新都区新建的游乐园门口,娇小的少年忍不住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为什么我们会到这来啊征服笨蛋!!!”

    时间回溯到三天前,时钟塔的见习魔术师韦伯以及他的从者——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暂时借宿的普通别墅内,忽然毫无征兆的传出“砰——”的一声巨响,随即从一扇不起眼的窗户中飘出了呛人的黑烟。“Rider!!!”韦伯捂住鼻口猛的推开房门,毫不意外的看见他的从者正捏着游戏手柄,似乎在试图对这个月购买的第三台游戏机进行暴力修缮,而一股股浓重的黑烟正从摆在他面前的主机后箱源源不断的往外冒。“噢,小子!”似乎很高兴他来了,伊斯坎达尔冲他招手道,“这个叫做游戏机的东西实在是太脆弱了,看来这个也不能用了,只能再去买一台啦!”“什——!!?”韦伯扑过去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游戏手柄,看着几处明显的凹陷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什么再买一台啊!难道我是召唤你来这里打游戏的吗你这征服笨蛋!”大约是韦伯抱着手柄残骸的模样太过凄惨,伟大的征服王也不禁感到一丝理亏:“好吧,既然没有新的游戏机,那本王也只能到处巡逻来打发时间了。”

    作为Rider的御主,理所当然的随征服王一同巡逻的韦伯,就这么在两天后被自家从者带到了从没来过的游乐园大门口。“别这么大惊小怪,余的御主哟!”有样学样地套上一身现代装束,甚至还弄来了一顶太阳帽的征服王哈哈大笑着“砰砰”拍了拍自家master的后背,“就算是这种地方,也不能排除有敌人潜伏的可能,尽管随余进去巡视即可!”说完便大步流星地迈向入口的人群之中。“可恶……什么巡视啊!”被拍到地上的韦伯艰难的爬起来,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块广告牌,“大战略街机版……原来在这家游乐园也有广告啊,果然还是冲着游戏来的嘛这个随意过头的家伙!”一边抱怨着,韦伯揉着腰,一瘸一拐地跟上了前方那个在人群中显得格外魁梧的背影。

    云霄飞车“嗖——”得窜过高空,“呼啦呼啦”的海盗船荡过直角,跳楼机“轰隆轰隆”得上升,然后在最高处毫无预兆的自由落体……中心广场的装饰喷泉前,韦伯只觉得自己还没开始玩就已经浑身不好了,然而身旁的征服王倒是超乎寻常的兴致高涨,这边摸摸那边看看,大有把所有设施都游玩一遍的架势。“怎么啦,小子!”伊斯坎达尔像拎小鸡一样一把将韦伯捋直了,夹在臂弯里就往过山车的方向走,“不如就从最大的那个开始检阅吧,这气势看起来与余的战车也有几分相似,当然还是余的比较快!哈哈哈哈哈哈!”“等等等一下啊啊啊!!!”来往的游人诧异地望向这对奇异的组合,韦伯甚至注意到有人犹疑着拿出手机似乎想要报警,“放我下来啦Rider!我自己走就行了吧!”韦伯手忙脚乱地挣扎着,征服王倒是非常爽快的松开手放他落地,然后十分好心情地站在一旁等着韦伯整理好弄乱的衣服:“嗯,不愧是余的御主,连余的战车都能面不改色地乘坐过了,怎么会害怕区区人类的小玩意儿呢?尽管随余巡视个遍即可!”好不容易整理好凌乱的衣服的韦伯,差点又被征服王雄浑的笑声震趴下。

    如同随身挂件一样被征服王拎着一圈玩下来,终于再次脚踏实地的一刻,韦伯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不在地球上,耳边似乎还回响着高空中疾风的呼啸,掺杂着游人们一浪叠过一浪惊呼尖叫的声音。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了……喉咙也不知是喊了什么一阵干渴的灼热感……而那个罪魁祸首的征服笨蛋——韦伯幽怨的视线完全不能影响对方的兴致,征服王甚至意犹未尽地回望着那些让韦伯再多看一眼都不愿意的东西,一看就在盘算着更恐怖的事……“人类的造物也有其独到之处呢,连余都差点要沉迷其中了,哈哈哈哈哈!”“Rider!!”趁对方说出更恐怖的话之前,韦伯惊恐地打断了他,“巡视的话……一次就够了吧!别浪费时间哦,再说了玩这个很贵的!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钱了哦,饭都吃不起了哦!”“嗯……说的有道理,余接受了!”伊斯坎达尔遗憾的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终于良心发现地注意到自己泪眼汪汪的小master,“好吧,那接下来的行程余就听你安排吧,小子,你还想去玩什么余都奉陪!”娇小的少年傻愣愣地任那只大手在头顶揉了半天,忽然反应过来,大声对自己的从者喊道:“我想去坐摩天轮!”说完不知想到了什么,白皙的小脸一瞬间涨得通红。“噢!摩天轮吗?余允许了!”征服王十分愉快地接受了自家御主的提案。

    装饰华丽的巨大摩天轮悠闲地向上爬升,伴随着“吱呀吱呀”的齿轮磨合声,狭小的舱室内,魁梧的王者与娇小的少年相对而坐。真的,就像全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啊……韦伯捧着自家从者趁排队的时候给他买来的冰淇淋,小口小口地抿着。窗外流过稀薄的云雾,随着摩天轮的上升,繁杂的尘世仿佛被两人越抛越远。不知道云朵尝起来会不会也像冰淇淋一样甜呢……会不着边际地想这种事,果然是因为这种突然的沉默实在是太不符合平常两个人的氛围了。少年偷偷抬眼瞟了瞟对面,却又害怕被发现而瞬间收回视线。有点尴尬呢……在摩天轮上面都想不起平常都在说些什么啦……话说为什么这个征服笨蛋也不说话啊,在想什么呢?难道已经猜到来坐摩天轮的原因了吗?韦伯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烧起来了,那个征服笨蛋脸上不露声色的完全什么都看不出来啊……不过应该没猜到吧,毕竟这种对圣杯战争没什么用处的事情本来也不会写在英灵的常识里,但他说不定是刚才有听到别的游客说了什么……伊斯坎达尔不着痕迹地观察着自己的御主,平时不服输的少年原来也会露出这么忐忑的样子,真是意外的稀奇又有趣。“小子,在想什么呢?”居然——这么直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韦伯掩饰性地擦了擦蹭到嘴边的冰淇淋,心不在焉地应道:“就在想你会不会不喜欢坐这个啊……毕竟你刚才不是玩那些激烈的项目玩的很过瘾……”“不会啊。”征服王摆出意外的认真的表情,“虽然一下子到达巅峰的感觉十分令人沉迷,但余也不会否认,缓慢却又平稳地向上攀爬才是人生中大部分的主题吧?”一生重复着征服与掠夺,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的征服王,对着自己认可的御主,说出了完全不像是一位王者的话语,“所谓的人类呢,就是会为了一个目标,坚持不懈的去努力的生物吧?没有任何人能说这种存在方式是错误的,毕竟人生的意义最终只能由自身去评判。”韦伯愣愣地注视着自己的从者,那双光彩夺目的深邃眼眸中,毫不掩饰那份真挚的信任与鼓励,一切的焦躁与动摇,都在这份目光下如同冰消雪融。“Rider……”心中不可思议的平静,摩天轮带着他们静悄悄地上升到最高的地方,柔软的阳光静谧地在两人周围铺洒,少年带着微微的羞涩,轻柔地吻上了自己的从者。如果许下的愿望可以实现的话……“摩天轮的传说,如果能成真就好了。”少年的声音细若蚊吟,没有该要祈祷的对象,于是仿佛在说给自己听,“如果在摩天轮顶端接吻真的会幸福的话,请务必……”“你说什么?”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韦伯猛的惊醒,忽然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几厘米,鲜艳的红晕瞬间从脸蔓延到了脖子上,“什……什么都没有啦!你肯定是听错了!”少年慌张的想要撑起自己的身体坐回原来的位置,手中没吃完的冰淇淋被主人忽略,眼看要掉到地板上——Rider的从者抓起自家master的手,啊呜一口,干脆利落地挽救了甜美的冰淇淋将要被浪费掉的命运。“是一样的味道,好甜……”征服王像小孩子一样嘟囔着,咕噜一声把整个冰淇淋球咽了下去。“什……什么一样啊!!!”混乱中的韦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望着手中只剩下半个蛋筒的冰淇淋,忽然悲从中来,“你还我的冰淇淋啊啊啊你这征服笨蛋!!”两人在狭小的舱室内打闹来打闹去,晃晃荡荡的摩天轮仓就在不知不觉中降回了地面。在工作人员诡异的目光中,两人毫无自觉地爬出来,像小学生一样一边吵着毫无营养的架,一边手拉手走远了,只留下心中万马奔腾的某只工作人员,惊讶地感叹道:“这么激烈的吗……”

       于是当天晚上回家的路上,韦伯好好地体验了一把征服王刚学到的新车技,附带战车雷电属性加强版。“可恶啊啊啊你这征服笨蛋给我记着!!!”

 

      完


评论(5)

热度(38)

  1. 黑矮星云翳翳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爱你qwqqq超爱你qwq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