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翳

红茶厨/主食枪弓/fate全员粉/杂食
完稿了我恢复更新!【flag。】

【枪弓】夜的圣杯战争Ⅱ-zero

枪弓脑洞箱的投稿,第26号脑洞~
关于fha的那一夜枪弓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可以说是相当正经的点文了。
有许多脑补情节和血腥镜头打斗场面并且正篇不明……
希望点文的老爷满意【我努力了(つД`)】


【枪弓】夜的圣杯战争Ⅱ-zero

巴泽特在新都最高的楼顶,捡到了染血的金属残片。曾经属于某位英灵的装饰浸透在血迹中,无声地标记着延伸向虚空的足迹。空气中战斗残余的魔力缓缓消散了。


“这可是头一次见啊。”
漆黑的狙击者张弓搭箭,鹰之瞳准确地锁定了目标,下一瞬却在战斗直觉的警报中迅速收弓侧身,险险招架住身后突然袭来的赤枪。
隔着兵刃交接处溅起的点点火星,钢色的瞳孔对上了狩猎者的红瞳,苍蓝的枪兵自虚空中现出身形。
“用弓让你的感觉变迟钝了吗,Archer?还是说——”Lancer枪上的力量瞬间暴涨,毫无悬念地压制住了对方微弱的反抗,“终于开始像个弓兵的样子,玩起了卑鄙的小手段?”
“噢?号称中立的库丘林忽然介入无关的战斗,这就是英雄的气量吗?”即使处于绝对的劣势,白发的弓兵紧握住武器的双手也没有丝毫颤抖。沉重的长弓在这位擅长防守的英灵手中,毫不动摇地与最长于进攻的枪之英灵陷入了僵持。
“你这家伙连老子和那小子的谈话都偷听了吗!”Lancer嫌恶地拧起眉头,对Archer的压制却丝毫没有减弱,“那你就该明白,贸然打破现状对谁都没有好处。”
“真是让人吓一跳,”Archer的脸上露出夸张的惊讶神色,眼神中直白的透着嘲讽,“库兰的猛犬什么时候学会像饲主一样权衡利弊了?只懂得凭喜好撕咬猎物的猎犬?”
“……果然你这家伙从头到尾都这么让人不爽。”Lancer沉下了脸色,毫不迟疑地舍弃对Archer的钳制,枪尖扭转瞬间向对方展开攻势。
血光飞溅,饮血的魔枪完全释放,配合Lancer敏捷的动作锋锐而迅猛地捕捉对手的轨迹,将猎物步步逼入绝境。
拧身避过致命的突刺,以左肩的伤势为代价,Archer用弓柄做防守,格挡间迅速后撤向天台的边沿,凭借对地形的掌握占据制高点。被赤枪锋芒处处限制的弓箭终于得到了发挥的余地,伪螺旋剑直指下方的枪兵。
“只不过是用你这家伙一贯的语气试试看而已,看来并没有什么说服力。”Lancer无所谓地冷笑道,“倒是你,还不准备逃命吗?至少拿出你的剑来如何?或许还有一搏的可能性也说不定。”
“还以为专程来妨碍我有什么理由,这不是适应的很好吗,跟新的饲主。”惯常以双剑战斗的弓兵丝毫不为所动,似乎打定了主意使用弓箭的战斗方式。
“理由当然有,时机不对,完全是胡来——之类的。”枪之英灵玩笑般说道,浑身却散发出澎湃的战意,“可惜全都不是老子的。”
“反正说什么你也不会听的吧?那老子站在这里的理由就只有一个——纯粹是看你这家伙不爽而已!”
最速的英灵瞬间爆发,动作快到以英灵的目力都来不及捕捉。凶猛的杀意迎面而来,没有犹豫的空隙,Archer当即以最大威力释放伪螺旋剑。
对A+级别的宝具而言,即便是整个天台的空间也太过狭窄。极近距离的正面爆破形成了强大的魔力波动,耀眼的闪光瞬间覆盖了整个上空。
“……愚蠢。”Archer收回了手中的魔力,仓促投影的半成品炽天覆七重圆环在爆炸的波及下变得残破不堪,失去魔力供应后迅速地消散了。
然而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受伤的左肩彻底报废,剩余的魔力也不足以支撑下次战斗,更重要的是,战斗的声势将他的所在地完全暴露,视野所及的楼底空地上,原本作为狙击目标的女魔术师正带着她的从者一刻不停地向这里赶来。
漆黑的长弓不再具备优势,Archer叹了口气,投影出惯用的双剑,盘算着伏击或偷袭的成功率。
赤红的枪尖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刺向他的喉咙。
金属与金属的摩擦声尖锐而刺耳,弓之英灵不可置信地看着浑身浴血的敌人在眼前现出身形,刹那间向他刺来致命一击。
颈间的装饰混合着溅射的鲜血落到几步之外,Archer本能地后仰,反应不及地踏出边沿,从楼顶坠落下去。


巴泽特在新都最高的楼顶,捡到了曾经属于某位英灵的装饰物,在此处爆发的战斗在她到来之前便已结束。楼顶一个人也没有,徒留下战斗过后的残景与干涸的血迹。空气中战斗残余的魔力缓缓消散了。

Interlude 10-11

“你认为活着是错误的吗?”
“……那是对于活人而言,才具有意义的东西。”
“即便是从者,既然现界于此,便等同于存活于此。就算终究会消失,但与人类终将逝去的生命也并无不同。”
“呼……想不到为了战斗而现界的你也会说出这种话。就这么沉迷于平凡的日常生活吗?”
“啊,除了战斗,活着的乐趣还多得很呢。更何况对现在的老子而言,不如说是回应了美女的愿望而现界才对吧。”
“……所以,你果然和那位Master……”
“她要做什么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既然对方什么都没说,那我也按照我的喜好行事。”
“——心可真软啊,你。”
“嗯——反正最后总有一战的吧。”
“…………”
“所以这是老子的工作,别做无谓的努力了。与其浪费大小姐给你留下的只够维持现界的魔力来战斗,不如好好地让它们发挥原本的用途。像其他的从者一样,切身地体会这个时代的生活如何?——啊,忘了这本来就是你生活的时代,这么说其实你比我们所有人都要更懂得如何在这个时代生存才对?那老子不如来投奔你吧?整天住帐篷身上都要长草了。”
“……凯尔特的大英雄真是随遇而安啊,把破局的筹码押在你身上怎么想都太愚蠢。”
“那是两码事。就算结局终将消散,我们从者也没有一个会因此而不敢在这里存活下去的吧。”
“…………哼,那就……姑且相信你吧……”
“行啊。”血色的枪兵坐在睡着的弓兵身边,仰头望着正空的“月”,“……明天肯定是个好天气。要不要考虑跟老子约个会啊,Archer?”
微醺的夜风拂过新都的街角,冬木的夜晚被不明的异形所占领,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

卫宫士郎的日记
10月8日
跟saber约好了去新都的水上乐园玩,saber穿上泳衣也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
看起来也非常的可怕,也许泳衣对这两者是同等的增幅吧。不知道Lancer还活着没有。
虽然也见到了非常讨厌的人,但是把Lancer交给他应该没问题吧。
……
这两个人一起出现才是最大的问题。

~fin~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