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翳

红茶厨/主食枪弓/fate全员粉/杂食
完稿了我恢复更新!【flag。】

【枪弓】特别又无甚特别的某日

【枪弓】特别又无甚特别的某日
-FHA背景,五战全员提及,送给阿茶的生日贺文,希望我最爱的阿茶能得到幸福。

四月是正当樱花盛开的时节。街角的一家咖啡厅早早地摆开了露天卡座,繁花环绕的花架将临街的橱窗装点得绿意盎然。
清晨的商店街本就人迹稀少,偶尔有路过的女高中生,或是放缓脚步,或是与同伴窃窃私语,为某位安静地坐在咖啡厅外,有着这个国家罕见的白发褐肤却又气质冷淡的男人微微驻足。
这是一个过于平淡的早晨。空气清新而自然地在指缝中流动,飞舞的樱瓣轻柔地飘落在肩头。分毫未动的咖啡在桌前微微冒着热气,妙龄少女好奇的打量也不带丝毫威胁。Archer注视着清晨的街道,静静等待着对方的赴约。
自行车清脆的铃声叮铃铃地传来。紫发曳地的女性疾风一般破开空气,驾驭着明显具有改装痕迹的女士自行车掠过一道道屋檐,精确地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前。
“好久不见,Archer。”妖艳的面孔透露出和善的微笑,镜片后的蛇类瞳孔依然微微泛着冷光,“既然在这里遇见,那么正好。”
Archer不着痕迹地直起身,右手借着桌底的掩藏做好了随时投影的准备,注视着Rider从自行车筐里取出一个简单的纸袋。
“这是我和樱昨晚开发新菜式的成果,一不小心做多了些,只能让我用作今天的便当。”Rider将纸袋放在桌上,从打开的缝隙中可以看到精致的蔬菜雕花,“就算是我,想要一个人解决这些还是有点困难的,毕竟我可不像那个Saber。”
言尽于此,Rider身姿利落地跨上自行车,以不可思议的加速度瞬间飙到了十米之外。
“请务必把它吃完,如果浪费的话……”大概会惹上不得了的麻烦。Archer在心中默默地将对方远去的告诫补完,顺便仔细地将纸袋重新折叠包装好,“看来今天的午餐是没问题了”,弓兵继续等待着本该赴约的人。

穿着简洁而大方的年轻主妇悠闲地挎着提包,在采购的途中停在了咖啡厅的门前。
“啊啦,这不是讨人厌的小姑娘的从者吗?”谋略的魔女优雅地掩唇,低下头露出妖冶的笑容,“这种时候出现在商店街可不多见,终于沦落到被任性的master当佣人使唤的地步了吗?与其这样不如再考虑一下要不要来我这边?”
魔女不怀好意地呼呼笑了,在对方投影出漫天的宝具之前,早有预料般地轻巧后退到开阔的街道上。“开玩笑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可不适合剑拔弩张吧?”
Archer皱着眉头,警惕地盯着Caster行使各种魔术的双手伸进提包,无比自然地取出一柄银亮的锅铲。
“比起舞刀弄剑,你在厨房所能发挥的价值不是强得多了?你知道我的道具作成是EX级吧?便宜你了。”Caster轻巧地将锅铲抛给弓兵,优雅地挽了挽长发,旋身继续向前走去。
Archer下意识地接住堪称是魔术道具的特制锅铲,掌心瞬间仿佛被电流刺了一下,反应过来时才意识到有什么契约已经签订。
“混蛋……Caster这女人……”掌心翻转,刻印在锅铲背面的一行小字印入眼帘:“最新食谱无条件共享,违者回归圣杯……!”
是诅咒……!Archer黑着脸投影出造型古朴而怪异的短剑,偷偷在无人发现的角落解决了该死的无妄之灾。弓兵暴躁地等待着还未赴约的人。

离学校上课的时间还有一阵,三三两两赶路上学的学生们渐渐多了起来。穗群原学园的外国学生已经这么常见了吗?Archer盯着人群中显眼的金发,甚至一度觉得十分眼熟。
娇小的金发少女嚼着鲷鱼烧,怀中还抱着一个毛绒绒的玩偶,径直走到他面前:“是Archer吗,还真早啊。”
“Saber吗,一个人出门还真是少见。”Archer随手端起面前的咖啡杯,低头小口轻抿道,“被master打发出来跑腿吗?果然是不成熟的半吊子魔术师,完全不了解从者的……”
“恕我直言,Archer才是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人吧。”凛然的声音毫不客气地打断道。某个红色恶魔的身影呼啸着同时闪过两人脑海,气氛瞬间沉默下来。
Archer轻轻叹了口气,皱着眉放下咖啡杯:“……那么,尊贵的骑士王在这里有何贵干呢?如果是小鬼有什么交代的话,还是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早点完成比较好?”
“不,我是来找你的,Archer。”Saber干脆利落地将怀里的玩偶塞到Archer手中,神情郑重:“这是卡瓦斯二世,亚瑟王的爱犬之玩偶。”
“……是?”
“所以务必要像对待尊贵的爵士一样对待它,毕竟你也是犬派吧?”
Archer无言地望着手中雪白皮毛的玩偶,然后认真地说道:“我其实是猫派。”
“不,你是犬派。”娇小的骑士王以更加严肃的表情执着道,松开手退后几步,目光在Archer身前的桌面上扫视了一圈,“看来我并不是最后一个。”Saber自顾自地点点头,转身向来时的方向离去。
“……”欲言又止地将玩偶包好放在桌面上,Archer疑虑地看着一堆意外出现的物品,对自己一大早等在这里的目的感到怀疑。弓兵开始不耐烦地等待着迟迟未到的人。

“早上好~,Archer!”即便是在逐渐喧闹起来的商店街中,少女清脆的笑声依旧鲜明而悦耳。白色的少女如同鸟儿一般旋转着停在了Archer面前,精致的面孔上挂着无害的笑容:“等很久了吧?不过淑女在约会前迟到一会儿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不,并没在等你。Archer明智地把这句话吞了回去,斟酌着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吗……伊莉雅斯菲尔?”
“还问有什么事的……”伊莉雅生气地跺了跺脚,“当然是来送你礼物的呀!塞拉和莉兹可真慢……”
“伊、莉、雅、斯、菲、尔!”暴怒的咆哮惊得Archer后背一凉,更加可怕的是这声音还意外的熟悉……“你这小鬼跑的也太快了吧!”
红色恶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道路的尽头,身旁是合力抬着一个巨大箱子的两位人造人女仆,干练地将箱子平稳地抬到咖啡厅门前。
“啊啦,凛明明是最重要的master,结果却是最后一个才到呢!”不遑多让的白色小恶魔邪恶地勾起唇角,拉着Archer站到箱子跟前,“我给你准备了超~多礼物噢!比她们的都要好一百倍!”
“可恶……这都要怪谁啊!”凛瞬间像是一颗炮弹一般冲到到两人中间,挡在Archer身前恶狠狠地瞪着伊莉雅,“要不是陪你准备这一堆东西我可是早就能到了啊!”
“远坂小姐,请不要对大小姐无理。”之前还竭力收敛着自己存在感的两位女仆立刻尽职尽责地将伊莉雅拦在身后,假装看不见自家大小姐毫无形象地在后面扮着鬼脸。
“啊~够了你这可恶的小鬼!Archer!”忽然被点名的弓兵预料到了接下来的发展,苦笑着抚额应到:“怎么了,凛?”
“你自己说!”红色恶魔高傲地扬起头,甩了甩长发质问道,“我和这个小鬼的礼物,你要先看谁的?”
“……虽然不知道你们送礼物是在搞什么鬼,不过这原本并不是竞赛吧?”被Archer用那双钢色的瞳孔直直注视着,凛略微不自然地别过了眼神:“这……倒是,但……”
“如果是凛要交给我什么的话,那我们随时可以回去远坂邸单独说。但这里是路边,如果让伊莉雅的箱子一直放在这的话未免太过引人注目,我认为还是尽快处理比较好,master。”
终于注意到自己正在被路人偷偷打量着,凛的脸颊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说……说的也是呢。那就先看过伊莉雅斯菲尔的礼物吧,这当然是作为Archer的master,冬木市的管理者的决断!”
“太好对付了,凛。”伊莉雅啧啧地摇了摇头,指挥女仆们将箱盖打开。
“…………”
凛偷偷观察了一下Archer凝滞的表情,不忍直视地移开了目光。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Archer竭力控制着声线的平稳,不带丝毫情绪地问道,“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身着便服的蓝发枪兵被特制麻绳五花大绑着,堵着嘴塞在空间狭小的箱子里,好不容易重见天日,正在挣扎着向弓兵呜呜示意。
“伊……伊莉雅,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出门之前准备的不是这个箱子?”凛不着痕迹地小碎步远离了事发现场,凑到伊莉雅旁边焦急地询问。
“咦?我明明是装了一整箱城堡的特制用具啊,难道是抬错了箱子!?”伊莉雅惊讶地张开嘴,往箱子里望了一眼,“啊!这不是我叫Berserker今早去教会绑来的宠物吗?我都叫他扔在地牢里了,Berserker真是的!”
Lancer闻言疯狂地扭动起来,隐约挤出几句“才不是宠物”的音调来。
“抱歉呐Archer,让你看到了奇怪的东西。”高贵的冬之公主露出羞涩的微笑,砰地一声把箱盖合上,“要送的礼物看来还在城堡里,只好麻烦Archer跟我回城堡一趟啦。这个箱子就随便扔进那边的河里吧,塞拉、莉兹!”
“喂!等等……”凛正要上前阻止伊莉雅的黑恶行径,却被熟悉的手臂先一步拦在身后。
“伊莉雅的好意我很感激,不过为了一份礼物麻烦你来回跑几趟实在是不好意思。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把城堡的礼物直接转送给Saber的master如何?想必他会比我更需要这些东西,要是知道这都是伊莉雅精心准备的礼物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Archer认真地注视着雪白的少女,礼貌而真诚地微笑道,“至于这个箱子,我就当做是伊莉雅的心意满怀感激地收下了,顺便也帮你处理掉这个小麻烦如何?”
“唔……这样吗……虽然士郎的那份我也有准备就是啦。”Archer敏锐地捕捉到伊莉雅话语中的信息,微微挑眉有了猜测。“……不过礼物果然还是越多越好吧?”少女打定了主意,放开箱子回到女仆身边。
“那这个宠物就交给你啦,Archer自己也要小心哦。”雪白的小公主笑靥明媚,“要是有人胆敢欺负你的话,就别管凛这个靠不住的master啦,直接来城堡里找我就好。”
无视凛在身后不满的反驳,伊莉雅带着两位女仆消失在下一个拐角。
“那我也该走了,这个给你。”凛摸了摸外衣的口袋,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丝绒袋,交到了Archer手中。
熟悉的魔力在丝绒袋子中流动,Archer确认了一下形状,显然是凛一贯使用的存储魔力的宝石。
“……那个呢,因为为我们之间的契约已经跟以前不同了,只能姑且用这种方式提供魔力……白白用掉这么多宝石可都要记得赔偿啊!”红色恶魔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走了两步又回头告诫道,“可别一次性用光啊!要节省的,一颗一颗的……给我记住啊!”
望着凛大步离去的背影,Archer思索了一会儿,打开袋子看了一眼。“一颗一颗的……原来如此吗。”将袋中黯淡的心形吊坠握紧在掌心,冷漠的守护者唇角勾起温柔的笑意。
弓兵终于等来了赴约的人。

劫后余生的“礼物”感觉到威胁的远离终于放心地消停了下来,Archer打开箱子,帮满脸写着“弱小、可怜又无助”教会宠物松开绳子,嫌弃地把他嘴里的布团扯了出来。
“哈……活过来了。”Lancer跳出箱子活动了几下手脚,深吸几口气,一个飞扑把Archer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呜呜呜对不起Archer我误会你了……原来你这么爱我……嗷!”
一个肘击毫不手软地打在Lancer腹部,Archer嘲讽地看着对方抱着肚子跳脚的样子,冷冷道:“清醒了吗?”
蓝毛的脑袋赶紧胡乱点头,Archer抱起手臂,无视对方装可怜的神情:“那我们该来算算总账了。”
“呃……Archer……”Lancer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看对方的表情,然后意识到真正的怒火开始爆发了。
“现在我来问,你来答,多余的话最好半句都别说。”Lancer自己捂住嘴,眼神示意对方开始问。
“谁让你今天来约我的?”
第一句就问这个吗……!Lancer悲痛万分地窒息道:“……大小姐。”
“果然是凛吗……那么,”Archer面无表情地继续,“礼物是怎么回事?”
“因为大家都听说了啊,今天不是那个吗,你和小鬼的生日?”
“我没有生日,就算有,也该是成为守护者的日子才对。”Archer目光冰冷地自嘲道,“……也就是忌日的意思吧。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庆祝的。”
“没有是什么意思?你明明跟那个小鬼……”
“住口!”Archer冷漠地打断了对方的争执,冰冷的神情出现了瞬间的扭曲,“既然如此,所有人的目的都达到了,那么就此结束吧。”
“老子的可还没有!”铁钳般的手掌握住了Archer的手腕,转身想走的弓兵被无可奈何的筋力差控制在原地,“你就不问问老子约你干什么吗?”
“哼,还问那么多做什么?”Archer不再掩饰恼怒的神色,无情地吐出刻薄的话语,“既然你已经完成了凛交给你的任务就麻利点尽快消失比较好吧,还是说因为幸运E的缘故被悲惨地卷入这种无聊的事件让你觉得很有趣吗?堂堂凯尔特大英雄被人暗算就罢了,还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纠缠不休可真是有脸面啊……”
轰隆一声巨响,咖啡厅的桌椅与花架瞬间乱做一团,Lancer摁着Archer的领口一同摔倒在一片混乱之中,猩红的兽瞳凶光毕露:“你以为……老子是因为谁才被暗算的?”
“……谁知道……”Archer咬牙忍耐着后背的疼痛,吐着气偏开视线,“你疯了吗……这是在街上!”街角的骚乱开始引起过往行人的注意,Archer皱了皱眉,艰难的试图掰开对方的手腕。
“虽然很粗暴,不过可惜只有这种情况下你才会听我说话。”两人手腕相互较劲,粗重的喘息交杂在双唇之间。
Lancer率先松开一只手,就着压制住对方的姿势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小朵只能勉强看出形状的皱巴巴的樱花,“原本还是很好看的,可惜刚采到手就被Berserker那怪物撞见了啊。”
Archer无言地看着那朵蔫吧的小花,身体渐渐卸去了抵抗的力气。
“那个……怎么说呢,”Lancer也松开手,直起身来,脸上微微有些发烧地挠了挠头发,“我是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去深山镇赏樱呢……今天。”
“……哼,真无聊,不愧是你想出来的。”Archer终于也能坐起身,嗤笑着理了理散乱的额发。
“无聊什么的……这不是你们日本人的传统吗?”Lancer顶着一头乱毛坐在地上,懊恼地抖了抖身上的泥土。
“是啊……所以还不起来吗?”Archer站起身,仔细整理好凌乱的衣物,“还要拖拉到什么时候?你这约会迟到的混蛋。”
“约会是说……”Lancer的表情瞬间明亮了起来,轻巧的一手撑地蹦起身,向对方身边凑了过去。
Archer低着头,凉薄的唇角在阴影中勾起弧度。他自然的转过身,瞬间砰的一拳揍在了Lancer那张俊美的脸上。
这张脸多了一个肿块果然顺眼了许多。Archer在心中暗暗点头,捡起地上打翻的一堆物品转身走出这片混乱,只给莫名被殴打的Lancer留下短短一句:“给你一个小时收拾好自己,我会来找你的。”
这家伙……!Lancer揉着红肿的脸颊骂骂咧咧地站起身,最速的英灵瞬间超常发挥,去赴这场特别又无甚特别的约会。

【ps:当晚枪弓在樱花林碰到了同样前来赏樱的卫宫家大部队,于是二人约会泡汤……sigh】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