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翳

红茶厨/主食枪弓/fate全员粉/杂食
完稿了我恢复更新!【flag。】

【狂王黑弓】Darknet(二)

新宿pa的后续……爆字数了所以车只好下章再开,本章有副cp黑呆x黑贞提及,预警跟上次一样双||性||生||子,不吃的小伙伴请无视我吧谢谢qaq


Ch.7-8

    卫宫Alter从沉睡中惊醒时,第一反应是去摸藏在枕下的双枪。

    昏暗的灯光打在脸上,男人略微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辨认出这里是阿尔托莉雅的地下据点,顺便也慢慢回想起了自己的处境。

    身下依然是那张灰扑扑的旧沙发,长度只能勉强容纳一个成年男性屈膝横躺。伸出的右手也理所当然地摸了个空,身为俘虏即使得到了骑士王足够的优待,继续像以前一样持有武器也是不被允许的。

    虽然也并没有足够用于手持武器战斗的魔力就是了。卫宫Alter试着调动了一下体内的魔术回路,果然还是跟昏迷前的状态一样空空如也。

    自身的魔力循环无法正常运转,这种情况下也得不到来自外界的补充,能维持肉体存在已经是依靠着圣杯自主召唤的最低限制了,现在应该做的是尽快理清现状然后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然而,是因为失去手中凭依之物的原因吗……总觉得平静不下来。卫宫Alter无意识地握紧虚空的掌心,梦中还未消散的情景又一次闪现在眼前。

    惊慌奔逃的人群,一张张愤怒而憎恨的脸。手中枪口毫无情感地迸射出火舌,喷涌的鲜红涂满墙壁。空气中糜烂的甜香气息令人作呕。

    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未梦见过这些重复的画面了,即使只是想象中的甜香味道,也成功引发了卫宫Alter生理性的强烈呕吐感。

    锋利的眉宇深深拧紧,卫宫Alter忍耐地喘息着,缓缓撑起身体,胸前盖着的薄毯一个疏忽间滑落在地。

    “……?”

    并不记得之前有见到过这种东西,卫宫Alter随手捞起薄毯放在一边,注意到桌上摆着的一大袋物品和一张字条。

    “赶紧进食补充魔力……外出中。”卫宫Alter对着字条轻声念道。几乎只有关键字的措辞,的确很有她的风范。

    将字条放回原位,卫宫Alter拆开巨大的塑料袋,一股浓重的油腻与炸物的香气一涌而出。

    “不,这也太……”就算是热衷于饮食的骑士王,这偏好的口味也实在是让人难以恭维。

    本想直接将这堆垃圾食品塞回包装袋的动作,在看到手边的薄毯和字条时忽然停止。

    “毕竟是难得的关心……吗?”男人苦笑着再次打开包装,尽量挑出一样看起来味道不那么重的拆开放入口中。

    要是不领情的话大概会让尊贵的骑士王感到冒犯吧……而且,不提供魔力供应不行。

    强忍着胃部抽搐的不适,卫宫Alter囫囵地咽下口中尝不出味道的物体,大口灌水勉强压下反胃的感觉。随后尽量放松地仰靠在沙发背上,从现代风格的外裤口袋中摸出一枚微小的机械仪器。

    到底还是过去时代的英灵,即使记得收走武器、强化门锁,也决计不会对科技产物有多么周全的防备。卫宫Alter熟练地按下开关,将微型对讲机放入耳中。

   

    “……这里是雀蜂编号黑桃K,队长,请指示!”伴随着滋啦滋啦的电流声,对讲机中传来机械的回应,外界的嘈杂一并传入耳中。

    “报告情况。”金色的瞳孔半阖着,卫宫Alter语调平稳而冷漠地命令道。

    “是!首先是第一分队传来的报告,监控目标一切正常,无特殊行动或会面。”

    Assassin一切正常吗……明知雀蜂都是他人耳目,还照样作为部下带在身边,该说是毫无危机感……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呢。

    “继续监视,暂时别让他接触同盟的其他人。”

    “是。”

    确认了命令已经向下传达,编号为黑桃K的雀蜂接着汇报道:“第二分队消息,对目标的追踪再次失败。”

    “……是吗,本来也没指望能轻易逮到,通知下去,让他们接着找。”

    “恐怕不行。”机械的声音惭愧地回复道:“第二分队损失惨重。”

    “什么?”意外的消息让男人微微坐直身体,“对手是?”

    “非常抱歉,并没有幸存者具有遭遇过对方的记录,只能从回收的部分装置损毁前记录的影像判断,对手是拥有巨大骨尾,使用赤红色魔枪战斗的高大男性。”

    金色的瞳孔微微睁大,卫宫Alter略有些怔忡地垂下头,十指在膝前无意识地交叉绞紧。

    “……目的,能看出来吗?”

    “暂时没办法。但从被摧毁的势力范围推测,能确认对方还在新宿站内。”

    “让驻扎在新宿站的残部立刻撤离。”清晰而冷静地下达指令,片刻前的动摇仿佛从未存在过一样,卫宫Alter冷彻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算计,“不要跟对方正面冲突。还有……能做到的话,尽量帮他掩盖行迹。”

    “明白。”

    “另外,最近被召唤的几名新从者位置已锁定,按照惯例直接通知了Assassin和Berserker两位大人。”忠诚的部下顿了顿,仿佛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接着汇报道,“由于有几个地点属于新宿的人口密集区,对方也向我们提出了协助清理的支援请求,请问是否予以回应?”

    手掌无意识地攥紧,卫宫Alter面无表情地咬紧了牙根,鎏金的瞳孔微微黯淡下来。

    “……派出支援。”

    不等对面传来收到的回复,卫宫Alter摘下耳麦迅速切断了联络。

    “这算什么……”手掌将一切神情遮挡,男人的面目隐藏在冷漠背后,早已晦暗不清。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白昼的最后一丝光亮随着夜晚的来临渐渐消弭。漆黑的剑士站在一栋不起眼的破旧高楼上,注视着非人类的部队从新宿无数的阴暗角落里渐渐涌出,顺着街道有规律地向几个点汇集。

    “恶心的血腥味。”秀气的眉头厌恶地皱起,阿尔托莉雅现出概念武装,举剑向其中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在与世界割离的新宿的夜晚,无论是隐藏行迹的调查者,还是奋起抵抗的反对者,或是势不可挡的清剿者,与冷酷无情的屠戮者,都无法阻止最深的黑暗与罪恶的蔓延。夜色如同一张巨大的暗网,将新宿包裹得密不透风。

    永夜终于来临。

 

Ch.9-10

    阿尔托莉雅携着满身战斗过后的烟尘回到地下据点时,意外地发现卫宫Alter依然安分地依靠在沙发上假寐。

    纯黑的暗影遮挡了室中的光线,卫宫Alter只好睁开眼,注视着背光站立在面前的少女。

    “杀气腾腾啊,Saber……莫非是后悔放过我了吗?”轻佻地闭上一只眼,男人抱着手臂用余光仰视对方。

    “那是不可能的。我只问你,知道幻影魔人同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吗?”

    “那个吗……我也不是很清楚啊。”卫宫Alter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两双冰冷的金色瞳孔相互碰撞。

    “不问目的就交出自己的剑,别告诉我你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灿金的龙瞳直白昭示着她燃起的怒火。

    “……可惜同盟的目的我确实并不清楚,我只是单纯为了解决事态而使用了效率最高的手段罢了。”冷漠地勾起唇角,卫宫Alter摊了摊手,语调深沉,“我只能提醒你,这个新宿本身的存在就有问题。”

    “什么问题?”

    “谁知道。”男人不耐烦地闭上眼睛倒回松软的沙发里,表明无意义的谈话到此为止。

    “等等。”阿尔托莉雅冷声呵止道。

    还有什么问题?卫宫Alter皱着眉以眼神询问对方。

    “你,什么都没吃吗?”

    卫宫Alter微微一愣,注意到阿尔托莉雅正盯着桌上那堆基本没减少的食物露出不满的表情:“……还是吃了点的。”

    “完全不够吧?”冷冽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怒意,阿尔托莉雅闪电般出手熟练地揭开男人的上衣,柔软的手掌贴上对方子宫的位置,“你把这家伙当做什么了?”

    温热的腹部感觉到少女指尖冷血动物般的微凉,忍不住浑身向后瑟缩了一下。卫宫Alter眉头紧皱,额角微微渗出冷汗:“不,我……”

    毫不在意对方的辩解,阿尔托莉雅随手抓起一个汉堡递到卫宫Alter的眼前,却惊讶地发现对方忽然痛苦地捂住嘴,用力推开她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隔壁的卫生间。

    “唔……呕!”男人半跪在马桶边,手臂颤抖地扶着墙壁,止不住地干呕。

    胃里原本也没有什么东西,摄入的零星食物早已被从者的体质完全分解成了魔力,卫宫Alter只能任凭身体干呕到脱力,艰难地喘息着等待平复。

    “……抱歉。”

    “不,我这边才是。”阿尔托莉雅蹲下身,尽量温和地扶起对方,“没考虑清楚状况是我的误算,魔力的摄入我会想办法。”

    “……不如直接给我血液如何。”

    “没可能。”

    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卫宫Alter嘲讽地轻轻哼笑,顺着对方的力道躺回了房间中唯一能用来休息的沙发。

    “老实待着。”匆匆交代完,阿尔托莉雅便再次出了门。然而便服的少女并未注意到后颈处的衣物上,悄悄多了一个微小的装置。

    “……抱歉,Saber。”男人低声的自语,渐渐消散在冰冷的空气中。

 

Interlude 2-1

 

    银亮的摩托如同彗星般划过夜幕,魔剑席卷起魔力的风压,一路摧枯拉朽击破重围。

    虽说早已预料到在如今处于黑暗笼罩下的新宿肆意奔驰不可能畅通无阻,但这一行遭遇的敌人数量之多未免也太过反常。

    究竟在哪里暴露了行踪……阿尔托莉雅熟练地驾驭着摩托在下个拐角急刹回旋,魔剑的锋芒瞬间带起一片血光。

    花腔人偶、诡异的合成兽、亦或是训练有素的雇佣兵,被击倒的敌人的残骸散落一地,后方却源源不断地涌上更多追兵,如同不知畏惧的机械一般毫无休止地向目标聚拢。

    “啧,没完没了!”豪华的摩托被主人随手弃置一旁,阿尔托莉雅后退半步站定,庞大的魔力威压渐渐在剑身积聚。

    一旦使用宝具,就等于向全新宿宣告自己——亚瑟王就在这里。虽说原本并不想过早的暴露,但撑到现在也终于到极限了。

    “Ex……”

    “这是被憎恨磨炼而成的吾之灵魂咆哮——”

    灿金的龙瞳瞬间睁大,阿尔托莉雅抬眼望向前方的街道,与第三双暗金的瞳孔视线相交。

    龙之魔女咧开歪斜的笑意,抽出佩剑一挥而下,隔着混乱的战场直指向骑士王的心脏。

    “真是难看的脸色啊冷血女!还愣着干什么,莫非是被我帅气的登场震慑到脑袋空空吗?”

    “闭嘴你这突击女,为什么你会……!”

    “可别搞错了,我才不是来帮你的,只是还你之前在围剿时协助我的人情罢了!”贞德夸张地露出嫌弃的表情,暗自得意地抬起下巴。

    “哼,被杂碎打得落花流水的家伙还真敢说啊。”阿尔托莉雅收起剑,转身干脆利落地跨上摩托,“那就来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黑圣女大笑着抡起旗帜,炽热的火焰瞬间燃起,以无数的敌人为燃料迅速蔓延成一大片火海。

    “趁现在——咆哮吧,吾之愤怒!”

    银色的摩托踏着爆炎冲出重围,化作一道夺目的流光向远方疾驰而去。

    “别死了啊。”

    耳边同时响起对方轻声的叮嘱,擦肩而过的瞬间,少女们的脸上流露出相同的笑意。

 

    漫天的火光点亮了夜色一角,位于城市另一头的一座高层中,如同野兽嗅到了猎物的气息,昏暗的房间里亮起了一双猩红的眼睛。

    “在那里吗……”库丘林Alter低沉地自语道。死棘之枪出现在男人手中,秘密的房门终于被打开,狩猎者向着火光的方向,无声无息地潜入夜色。

Interlude out

 

Ch.11

    沐浴着骑士王热切的目光,卫宫Alter取出调料的手顿了顿,迟疑地拈起一撮洒进锅里。

    一切都要归因于Saber两天前的那次出行,回来时除了一身战斗的痕迹之外,还出乎意料地带回了一堆其他物品。

    少女在房间的角落里胡乱摆弄了一番,居然成功搭起了一个简易的料理台。

    “交给你了,Archer。”郑重地拍了拍男人的肩膀,阿尔托莉雅严肃的神情中闪过一丝期待,“我的份也一起。”

    “……就算你这么说,遗憾的是现在的我无论是味觉还是嗅觉都非常迟钝。”卫宫Alter自嘲地耸了耸肩,兴致缺缺地移开目光,“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弓兵真是不好意思,但做饭这种事你还是去找别的家伙吧。”

    “无妨,那就凭你的记忆和经验去做。”阿尔托莉雅摆摆手,毫不在意地说道,“无论做多少,我都会全部吃完给你看的。”

    “……”许下了完全不容置疑的承诺啊骑士王。

    无奈地叹了口气,男人站起身走到料理台边,开始研究起各类工具和材料。

    “今天……心情很不错吗,Saber?”并未回头观察对方的神情,卫宫Alter漫不经心地问道,“莫非是遇到了什么人?”

    “只不过是个没脑子的突击女而已。”骑士王微笑着闭上眼睛,开始静坐回复魔力。

    “……这样。”手下动作不停,房间中的两人不再交谈,只有男人摆弄器具的轻微声响震动空气。

 

    第一次尝试果然失败了。骑士王将餐盘一扫而光,评价道:“咸了。”于是紧接着开始第二次尝试。

    随后无论是做饭也好,看不下去桌上的残留的快餐包装纸而顺手收捡了一番也好,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奇怪的日常。

    真是过于和平了。正想这么感慨时,阿尔托莉雅提出要再出门一趟。

    泡茶的手指微微一顿,卫宫Alter回忆了一番确认追踪器已经趁对方不注意时取下销毁,于是神色不变地点点头。

    阿尔托莉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了地下据点。

    清淡的茶香弥漫开来,男人不紧不慢地为茶叶过了最后一遍水,随手摆在一旁。

    卫宫Alter再次取出微型耳麦打开了联络。

    对方并未让他等待多久,不到一个小时,房间外便传来嘈杂的声响。

    “搞什么这些乱七八糟的家伙……!”女性清亮的嗓音毫不客气地抱怨着,火焰爆裂的巨响在门外此起彼伏,“给我通通烧死!喂,冷血机车女!在不在?”

    “什么啊这是?禁制?”混乱的声音只持续了数分钟,门口便传来龙之魔女嚣张的大笑,“你什么时候变成缩头乌龟了吗国王陛下?看我分分钟给你轰开一个大洞!”

    卫宫Alter惋惜地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禁锢了他数天的强力禁制与此同时,在爆炎的轰击下土崩瓦解。

 

Ch.12    

    相隔数条街道外的一处十字路口,阿尔托莉雅停下摩托,漆黑的概念武装瞬间覆盖上她的身体。

    反转的骑士王双手紧握住森冷的魔剑,气息沉静地与挡在面前只能被称作是凶兽的男人对峙。

    “原来如此……连你也被召唤了吗,库丘林。”

    被当面喊出真名,库丘林Alter血红的兽瞳微微眯起,从久远的记录里翻找出了对方的存在。

    “你这家伙是、Saber。”如同被猛兽盯上一般,从对方尖利的牙缝中,吐出了缠绕着血腥气息的称呼,“你身上有那家伙的气息……他在哪?”

    “在此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爱尔兰的光之子啊。”无视对方眼中残酷的杀意,阿尔托莉雅以毫不逊色的气势举起长剑,“你是属于哪一边的?”

    “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吧。”唇角扯开一道嗜血的弧度,库丘林Alter架起长枪,浑身的血液都因即将到来的战斗而沸腾,“但,那个弓兵是老子的所有物,这一点给我好好记住了啊——!”

    黄金的龙瞳猛烈收缩,阿尔托莉雅立即挥剑转身,堪堪格挡住对方迅猛袭来的枪尖。

    “干得漂亮。接下来——”

    敌人再次从视野中消失,阿尔托莉雅迅速抬头,在魔枪挥刺下来的瞬间踩地侧翻,魔力汇成的剑芒向敌人挥斩而下。

    血红枪身与漆黑剑刃相互交击,刺耳的轰鸣声中,双方各自后退数步站定,交战的余波激起大片烟尘。

    “狂战士……那个传说中光之御子,反转后竟堕落至此吗。”凌厉的目光扫过对方猩红的面纹与漆黑的骨甲,阿尔托莉雅翻转剑刃,悍然向敌人直冲而去。

    看似庞大的身躯行动间却异常敏捷,带着兽类的凶狠与狡黠,库丘林Alter流畅地挥舞魔枪,赤红的枪尖带起炫目的火星,与漆黑的剑光交织在一起。

    “切,多管闲事。”分毫不差地抓住敌人斩击的间隙,枪身猛然发力将对方轻盈的身躯震开,库丘林Alter压低枪尖,神情终于显露出抑制不住的焦躁,“到此为止了。”

    “全咒解放,挑战这份绝望吧——”怒瞪的红瞳周围,狰狞的青筋根根暴起。

    “这难道是……!”恐怖的威压瞬间从魔枪中释放,男人周身环绕着几乎要凝结成实质的魔力。阿尔托莉雅毫不迟疑地解放剑身禁制,对城宝具全力发动。

    两道强大的气势轰然对撞,双方同时口念宝具真名——

    “住手!库丘林闪开!”

    听到熟悉的声音,库丘林Alter进攻的身形猛然一滞,毫不犹豫地收枪倒退。凶猛的火蛇瞬间从他原来的位置呼啸而过,燃烧的火墙隔开了交战二人。

    阿尔托莉雅回头看去,惊讶地发现贞德正一脸焦急地从远处向她跑来。

    “喂,没事吧?”一把拉过对方手腕到处看了看,确认并没有什么损伤后,黑圣女安心的松了口气,才忽然想起自己的同行者:“那个装模作样的Archer呢?刚刚还在我攻击的时候出声提醒敌人,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Archer,这果然是你的设计。”阿尔托莉雅忽然伸手将贞德拦在身后,出言打断道,“由Berserker拖住我,再利用这个蠢女人破坏了禁制是吗?”

    “该回去了。”对周围的一切置若罔闻,狂王渐渐收敛了战斗中冷酷的气息,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所有物。垂下的暗影将卫宫Alter笼罩其中,狩猎者的赤瞳牢牢锁定着一心追寻的猎物,“我来接你,Archer。”

    毫不在意地放松全身的力量依靠在对方身前,卫宫Alter暗暗松了口气,因魔力透支而滑落的冷汗被男人轻轻拭去。

    “利用……”注意到不知何时移动到对面去的男人,漆黑的圣女沉下脸色,唇边勾起冰冷的杀意:“虽说我也猜到你这家伙不怀好意,说什么为我带路来找Saber,其实是你自己想过来吧?不过现在你恐怕要后悔了,没在刚才被我的火焰烧成灰,因为我会赐予你在那之上的恐怖!”

    “那真是抱歉了。”卫宫Alter轻轻揪住身侧黑红色披风的一角,低喘着向神色冰冷的男人微微摇头,“我可没打算在这里待到世界结束啊,该说再见了,Saber。”

    “你以为你走的掉吗?拖着这样的身体,就凭这个男人?”阿尔托莉雅冷漠地举起剑,前所未有的庞大魔力量将周围的一切吞噬殆尽。

    “没错,虽然并不打算附和这个冷血的女人。”龙之魔女随意地站在一旁,威风凛凛地扬起旌旗,金瞳中充斥着冷酷的愤怒与杀意,“但算计我的账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天真的是你们,Saber,还有Averager。”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嘲笑,卫宫Alter摊开手掌,魔术信号弹如同焰火一般瞬间点燃天空,“我的意思是,这次就先放过你们啊。”

    “不太妙啊英国女,那家伙是来真的!”无数的魔力反应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贞德迅速抽出腰间佩剑,面向其中反应最为强大的方向警戒起来,“现在怎么办?撤吗?”

    “……无聊,那样的话,只要在那之前杀掉你们就足够了。”扭曲的面纹爬上剑士苍白的脸颊,阿尔托莉雅低声冷哼,如同炮弹一般冲过遍地火焰。

    “等等,阿尔托莉雅!”

    四溅的血花仿佛绽放的罂粟,海兽尖锐的手甲轻易地贯穿了飞驰中少女的身躯:“那就来试试吧……噬碎死牙之兽!”覆盖全身的狰狞的骨甲下,血红的瞳孔意外地微微眯起。

    凭借敏锐的直感在受到攻击的刹那避开要害,阿尔托莉雅咬牙怒吼,魔剑疯狂地朝对方挥斩而下。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魔力碰撞的光辉散去,黑圣女冲上前接住剑士倒飞的身体,立刻帮对方摁住撕裂的伤口。

    坚硬的骨甲从站在原地的男人身上片片剥落,库丘林Alter回过头,血肉模糊的侧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并再生。

    “……够了。”随手挥开弥漫的烟雾,卫宫Alter面无表情地走上前抓住男人的手臂,合拢的手指微微颤抖,“我们走吧,Ber……库丘林。”

    “……”漆黑的长尾毫无预兆地卷上卫宫Alter的身体,狂王捞起夺回的猎物,小心翼翼地揽在怀里,一言不发地越过战场的残骸。

    “小心那座塔,Saber。”阿尔托莉雅抬起头,看见对方微侧过脸,不着痕迹地动了动唇,依稀分辨出意义不明的口形。

 

    昏暗的暮色下,逐渐崩毁的城市中心不知何时耸立起一座高塔。如同某种异质的存在,正以无法察觉的冰冷视线,窥伺着整个空间的异变。

    一道微不可察的魔力反应掠过战场的上空。光看灵基数值比任何人都要弱的白发绅士隐藏在密集的楼房之间,若有所思地观察着这一切。

    与此同时,库丘林Alter忽然敏锐地察觉到来自本源的隐约共鸣,追寻已久的目标终于千载难逢地在追踪者周围暴露了痕迹。

    抱紧怀中虚弱的身体,男人不自觉地微微迟疑。卫宫Alter微阖的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抬手轻触了触他紧绷的手臂。

    瞬间收回所有的感知,狂王小心地放松力量,向着来时的方向径直离去。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