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翳翳

红茶厨/主食枪弓/fate全员粉/杂食
完稿了我恢复更新!【flag。】

【枪弓】美式咖啡加糖-1

【枪弓】美式咖啡加糖

研究生汪×咖啡店主茶,现pa。

美式咖啡加糖。绝对无法融合的味道在口中相互冲撞,互不妥协,既甜又苦得泾渭分明。
即便落泪也要坚持吗?抑或是舍弃掉比较好?
今天也犹豫着,将莹白的砂糖撒入了浓黑的液体中。

卫宫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咖啡馆。
24小时营业的店在这周围只有他这一家。这两天难得借着世界杯的机会挂出了“刷夜套餐”的告示牌,然而等到真正入夜之后,留下来通宵的客人也照样寥寥无几。正好不用再忍受电视机喧嚣的音响,关了倒也干脆。

库丘林就是在这时出现的。
登上装点着亮丽灯饰的木质楼梯,推开木门绕过玄关,他看到了熟悉的巴洛克风格内饰与陈设,将整个空间衬托出隐秘而又幽静的氛围。
门口的风铃在他进来时轻微响了响。

白发褐肤的老板气质冷淡,停下手里的活扫了眼对方轻便的装束与手中的公文包。
库丘林看着他重又低下头在柜台抽屉里找出那本登记本,拿在手上向他走来。他无奈地笑了笑,绕过对方熟门熟路地走向角落里的楼梯上了二楼。
楼梯口正对唯一的包厢门上挂着“留座”的标牌,库丘林将它翻到“使用中”那一面,推开门走了进去。

卫宫端着玻璃制的茶盘站在包厢门前。轻轻敲了两下门框,不等内部传来回应便径自打开了门。
泡制壶中的玫瑰洋甘菊花茶多少耗费了些时间。他将茶盘放在桌上,小心地避开对方早已铺了满桌的资料和文书。
“刷夜客人麻烦先登记一下吧。”当然,怀里还抱着那本登记簿。

“你怎么总是这么较真。”库丘林从一堆纸张中抬起头,伤脑筋地捏了捏眉心叹气道,“回自己家还要登记,我也是独一份了吧,Archer?”
“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住在这里过。”
卫宫嘲讽地哼笑,“店里是工作的地方,回家请往后头单间去,然后老实地给我上床睡觉怎么样?”
“恶劣的家伙……明明知道老子最近申博忙得只能通宵……”夸张地打了个呵欠,库丘林随手在登记簿上签上自己龙飞凤舞的大名,把笔一扔又埋头进了满桌资料里。
卫宫眼疾手快地接住差点滚下桌面的笔收进口袋,一言不发地合上登记簿,转身朝外走去。

一股巨大的力量忽然从身后攫住了他的手臂。笔和登记簿都猝不及防地掉落在地上,卫宫踉踉跄跄地跟随着后方的力道倒退几步狠狠磕上了坚硬的桌沿,下意识地回过头时正好迎上对方粗鲁而激烈的吻。
这个吻带着苦涩的烟草味道,从对方的舌尖渡过来,侵染了干涩的口腔。凌乱的气息又似焦躁更似疲惫,卫宫艰难地应付着唇舌间的掠夺,感受到颈后与侧腰无法反抗的禁锢。

“呼……多谢款待。”满足了一时上涌的冲动,库丘林安定地松开对方,随手揩去唇角的水渍。
缺氧的眩晕还一阵阵盘踞在头顶,卫宫一手撑着桌面,抬眼冰冷地瞪他。
“美式咖啡,拜托了。茶这么清淡的东西可没法刺激到老子的神经啊。”理直气壮地提出要求,库丘林遗憾的看了一眼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花茶,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啊……别忘了多加点糖……”
“喝美式咖啡还要加糖的傻子你也是独一份了。”卫宫冷笑着侧过脸,捡起地上散落的物品,背光的面容显得晦暗不清,“原本就该是苦的东西偏要强行加糖,到头来可别怪人家不够甜才好。”

早已对他这些不明所以的话产生免疫,库丘林权当没听见,坐回桌前掐了掐自己的脸试图保持清醒。
卫宫无声无息地进出了几趟,最后包厢中彻底安静下来,只有桌上多出来的一杯浓黑的咖啡标志着之前曾经发生过什么。
库丘林端起咖啡,小心翼翼地啄饮了一口,俊美的面容瞬间皱成一团:“呜哇……这味道,果然还是这么提神醒脑。”说着熟练地端起微凉的花茶大口灌了下去。
“果然还是这个好喝……不过要是被那家伙看见又得说老子不懂欣赏吧。”毫无顾忌地又喝了一大口,库丘林拧了拧眉心,继续读起了文章。

卫宫安静地窝在一层楼梯边的沙发里,只要微微抬头就能看见二层包厢门缝里透出的亮光。
桌上的美式咖啡气味浓郁而纯正,他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轻轻将杯子放回了桌上。杯底压着的几页文件上隐约印着什么内容,昏暗的灯光下,只有两行标题最为显眼——《租店铺转让书》、《入学申请书》。


注:
1、枪弓同龄是幼驯染,在一起也已经很多年了。
2、因为一些原因汪听从家里的安排申博,茶倒是很早就没有上学。
3、两人住在咖啡店后屋,房间很小基本只有床。 
4、故事开始的时候汪已经很多天没回家过夜了。

评论(2)

热度(46)